全本书屋> 玄幻废柴女强小说完结 > 唯美小说 > 明月流光 > 第五章

明月流光:第五章

小说:明月流光作者:珝墨

    楚泽熙温润的笑笑,欲告辞离开。却突然想到什么,遂问道:近日大批江湖人士突然集聚于青州,姑娘可知道是何缘故?

    叶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你不知道?

    知道什么?

    莫非门中长老没有告诉你们?本月初九是明月楼已故夫人的祭日,江湖豪杰决定在那天攻打明月楼。届时他们必定力不从心,我们便可一举除掉这颗江湖毒瘤!

    叶芜的声音在这夜中如同落在玉盘上的珍珠,清脆的敲在楚泽熙的心上。

    难怪楚泽熙喃喃的念了一句,却没说出什么。初九,那不是只有两天了吗?

    叶芜只听得他低语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于是试探性的叫了一句:楚公子?心想看这情形怕是逍遥门的弟子还不知道这件事,逍遥门是江湖大派,而门中长老竟然还未告知弟子这件事。难道是要等到最后一天才让他们知晓?如此大事只门中几个长老知道,这般行事作风让叶芜也颇为疑惑了。

    楚泽熙回过神来,道:更深露重,姑娘还是早些回房吧。在下有点急事,先行告辞了!也不待叶芜回答便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叶芜情不自禁的牵唇一笑,有趣!师傅,您在吗?徒儿有事想请教您。楚泽熙直奔玄机老人的房门,理智告诉他师傅不说一定有他的理由,可他还是想来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房内清咳一声,便听见玄机老人慢悠悠的声音:进来吧。

    推门进去,玄机老人正在写字,颇有仙风道骨的意味。玄机总是念叨若是当年他没有错入江湖,现在怕也是位畅游山水的文人墨客。

    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间,楚泽熙直冲桌前,师傅,你们你们是不是要围攻明月楼?犹豫的片刻终于还是问出来。

    谁告诉你的?玄机头也不抬,手下继续笔走龙蛇。

    我遇到了叶芜姑娘。

    见没了下文,楚泽熙只好又接着发问:这么大的事,师傅为什么没有告诉弟子?或者师傅还是觉得我们难当大任?

    如此便沉不住气了吗?果然你自己也觉得你难当大任!玄机放下笔,意味深长的看着他。门中你和南安最为出色,而你比起你师兄确实要聪明些。外人只道你们风流潇洒,却不知关起门来你们也是孩童心性。

    楚泽熙默默的低下头,玄机又接着说:既是大事,那就得严格保密。我们与明月楼离得这样近,为免消息走漏,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是徒儿莽撞了,请师傅恕罪。

    楚泽熙认了错便退出去了,此刻他想的竟不是关于围攻的事,而是真到了那天那个有着一双冷眸的女子将会如何。片刻哑然笑道:这么快就又可比试一场了吗?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领头的是逍遥门的三长老冯业,一身青黑色的衣袍配上花白的胡子显得仙气飘飘,尽管年纪有些大了,但练武人的体质使得他看起来仍十分精练。

    叶姑娘一路奔波辛苦了,里面请。冯业一上来就先行了一个抱拳礼。

    叶芜哪敢受他这一礼,急忙扶住了道:长老客气了,这些都是晚辈应该做的。能为此次讨伐灵山献一份绵薄之力也是叶家的福分。

    冯业也不客套了,于是开始自我介绍:老夫冯业。这两个是门下弟子顾南安,楚泽熙。平日里颇为顽劣,冒犯姑娘之处,还请多担待。冯业侧身指着身后的两位男子,叶芜这才注意到他身后的人,一个彬彬有礼,一个温润如玉。此时正微笑着看她,她便也微笑着点了一下头以示回应。

    顾南安本是不愿意来的,可此时看到是一个笑意盈盈的佳人,又庆幸还好自己不敢违抗师令终究是来了,否则此番岂不错过了?这么想着又瞧了叶芜两眼:她身着一套白色琉璃百褶裙,举手投足间皆带着世家特有的贵气却不显得骄奢。如墨的长发挽了一个流云髻,看起来清爽利落。容颜虽不能说是倾城之姿,但也是个绝色了,尤其是嘴角总是带着笑,想来十分温婉。

    冯业又指着另外两位女子道:梦初,云染。她二人与你年纪相仿,若是哪里不习惯,都可找她们俩。叶芜顺着看过去,一个碧色衣装的女子温柔的笑望着她,黄衣女子便跳过来拉着她的手道:叶姐姐好。我是云染,要是不习惯的地方就来找我哦。云染还眨了眨眼睛,很是活泼。

    还不快放手!叶姑娘是客人,你当谁都与你一样成天咋咋呼呼的。冯业急忙呵斥。

    云染吓了一跳,赶紧放开手,叶姐姐对不起。云染有些激动了,叶姐姐不要介意啊。说完还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叶芜也被逗笑了,道:不要紧。云染师妹这样很好。顿了顿,又补了一句:很可爱。

    冯业仿佛恍然大悟的样子,一拍头道:老夫糊涂了,竟让叶姑娘站着说了这么久,快里面请。

    于是一群人簇拥着进去了,门前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净。今日各大门派来了不少大人物,顾南安和楚泽熙跟着迎了一整天,脸都笑僵了。晚上,顾南安悄悄去厨房偷了些冰就溜回房去敷了。楚泽熙拿着块冰捂着腮帮子很是哀怨的踱在回房的路上,顾南安仗着是大师兄,一个人就抢走了大半!既不过年又不过节也不是谁的大寿,这一群人怎么全聚逍遥门来了?连累着他累了一天。嘟嘟囔囔的就到了莲池边,却见一个白衣女子独自站立在岸上。清冷的月光撒在她身上,映出淡淡的光芒,仿佛一个落入凡尘的仙子。突然间这夜就变得无比寂静,听不见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于是楚泽熙手里的冰就这么掉下去了,砸在地上的声音很响。那仙子立刻便转头过来,冷声道:谁?楚泽熙忙抱手行了一礼,道:在下楚泽熙,惊扰到姑娘还请姑娘见谅。

    噢,是楚公子啊。姑娘回过头来,似有抱歉的行了一礼。道:是叶芜失礼了。这里是逍遥门,公子又是门中的弟子,何来惊扰之说?语毕还露出一个娴静的笑容,衬得人越发温婉,倒无法与先前那个厉声呵斥的女子联系起来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