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最经典完本小说推荐 > 异界小说 > 梦落明朝 > 第五十六章 求情

梦落明朝:第五十六章 求情

小说:梦落明朝作者:赵彦硕

    爹,救我!赵大哥,我错了,不要打我。

    许是赵泊在街上见了众地痞被打的惨状,心中害怕,一被抓出来,就大声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赵思泽大笑了一声,你这敢做不敢当的混小子,早已今日何必当初。

    赵思泽将赵泊带到作坊,还是先打了一顿,说道:这里可不讲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犯下错误,就要受罚。

    愿意留下做工的地痞,被他留了下来。不愿意的人,向他保证不再来赵袁庄后,被他放走了。加上赵泊,总共留下了八人,被他安排到饭堂打杂以及收拾茅房,改造观察。

    赵泊年仅十六,有些任性妄为,易受他人挑拨。在被赵思泽打了一顿之后,他虽未十分记怨,但却想逃出作坊回归自由自在的日子。

    赵思泽对他甚为严格,几乎每天都要过来看一看赵泊,若发现他偷懒或者抱怨,轻则说理谈道,重则拳脚相加。

    这天,众工人吃过午饭,赵泊和几个地痞打扫好饭堂,坐下来闲侃。因说到如今的处境,赵泊说道:想我们兄弟几人,以前在前后几个村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哪个不拿银钱孝敬。如今吃饭定时,无酒少肉,早晨多睡一会便有棍棒加身。真是虎落平阳呀!

    听他说完众人都大笑起来,有好说的人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泊兄弟年少,不知这世上的规律。强人者必遭人所强,大家表面对我们尊重,实则只恨我们不能早死,说不得哪一日碰到愣头就丢了姓名。如今我们吃得心安,睡得安稳。被赵东家打了一顿,我反正是想开了。

    赵泊见众人都是此意,也不再多说。众人讨论坊间的一些规定,赵泊兴趣乏乏,有一句,没一句的插话。

    有一人姓冉,在众人说话时,频频打量赵泊。等众人散后,他单独将赵泊叫到一边,递给他三四个米团。说道:我偷偷带的,兄弟尝尝。

    虽说作坊里的伙食还不错,但日日大饼,几天下来也吃的有些腻了。赵泊见冉成示好,也不跟他客气,拿过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冉成等赵泊拿过米团,看看前后,说道:我见兄弟几日来甚是不快,可是赵东家管你过严。

    赵泊咽了一口米团,说道:还是成老哥懂我,赵思泽日日寻我不是,我在此待着甚是无趣。

    冉成用手拍了拍赵泊肩上的灰尘,又示意他抹掉嘴上的米渣。对他笑了笑说道:赵东家之所以待你甚严,是因为你是他的兄弟。赵东家家业越来越大,兄弟却没有几人,长远打算,这里未尝不是一个好去处。只是现在赵东家防你甚严,否则必会让你如赵阶一般独挡一面。

    赵泊见冉成对他亲切,只感觉他如亲兄长一般。于是略略思考,开口说道:多谢冉哥哥为我分析,我想也如此,不过不知如何才能消除我堂哥的防备。

    冉成见赵泊如此相信自己,笑说道:我与兄弟相识数月,早已视你为亲兄弟了。我自然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看着赵泊,直到赵泊满脸期待地说道:请哥哥教我!他才继续说道:近来听闻你那堂伯伯,被人打了。赵东家气怒难言,暗暗寻找打人的凶手。可是暗查之下,竟是无果。

    赵泊大怒,谁敢打我堂伯,我定让他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冉成见他说不到重点,只好自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得知打人者正是吐雾村刘正。其叔父刘亦和你堂伯赵桐都看上冉村的一个寡妇,刘正为其叔父出头就打了赵桐。

    赵泊惊道:可是吐雾村李老爷的家丁头?

    地痞流氓敢跑到其他地方欺行霸市,都有当地的恶霸依仗。赵思泽自然不会放过与他们狼狈为奸的人。稍微逼迫,他们便带赵思泽来到了一个土坯院落。院子的主人是赵桐的堂弟,赵思泽的堂叔赵松。

    赵松此时拦在院门前,面色愁苦,见赵思泽来到身前,他狠狠抹了一下头上的汗珠。颤颤说道:思泽,可是找泊儿。

    赵松比赵桐小了五岁,但看着比赵桐大了很多。他有一个儿子赵泊,从小娇惯,长大了又让他操碎了心。赵泊不喜劳作,整日里结交地痞厮混,惹事生非。赵松没少为他擦屁股。

    自从赵思泽开了作坊,招收众乡里前去做工,大家都过去做工赚钱养家。赵泊不仅不去,反而联合了各村地痞,在作坊周围跟商贩收起了保护费。

    赵思泽看了看眼前的长辈,心里尊敬,不好直言。又心知他已经知道今天要打击地痞恶霸的事情。想了想说道:松叔,我素知你家贫苦。可是咱们赵氏一门的人都去了作坊做工,泊弟为何不去,整日里做些欺软怕硬的事情,大家骂的可都是我赵思泽。

    赵松护子心切,见赵思泽带了这么多人过来,怕赵思泽将赵泊打出个好歹来。就哀求着说道:思泽,泊儿被我贯坏了,从小就不知好歹。现在他大了,我也管不住他。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儿子,你的兄弟!看在堂叔的面上,你就饶他一次吧。

    赵思泽本来也没想把他怎么样,只是想吓唬吓唬他。现在发现赵松对儿子如此娇纵,害怕放任下去会有人伦惨剧发生,心里便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只见他叹了一口气,说道:松叔,小泊是我堂弟,我怎会打他。我这次是想将他抓到作坊做工,省的他在外面胡混,而且还能赚一份钱粮。您不会不同意吧。

    赵松说道:好是好,只是听说作坊里的要求很多,我怕他受不了。

    赵思泽心里气愤,就直言道:你将他娇纵成这般模样,难道还放任他在外面胡作非为。若是贪图强抢来的钱,继续下去,不仅我不答应,全村人都不答应。若再次让我发现,就别怪我不讲叔侄情分。

    赵松原本见赵思泽念着老辈的情分,不愿重处赵泊,心里便想让赵泊继续找商贩收例钱。可是赵思泽发怒,他一时间不知怎么说好。

    原来自从作坊带来了行商,有的赵袁庄村民也开了酒馆、客栈,还有一些商贩,到此贩卖特产。赵泊便趁此机会,打出赵思泽堂弟的大旗,组织了十余人收保护费。各商贩都因赵思泽的原因,敢怒而不敢言。赵泊每次都能带回家二三钱银子,赵松此时有了贪念,想继续白得每月六七两银子的不义之财,但也是人性使然。

    赵思泽见赵松脸色变换不定,又不开口说话,只道他已经同意。挥挥手,让赵阶进去抓人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